對聯有莊諧

對聯有莊諧
2017.10.30
紫微楊

日前提到打油詩遊戲之作,其實中國文學,除了詩詞外,還有對聯。而對聯是中國文學獨有的一科,外文如英文等不可能有,亦不能翻譯,最多是譯其意,而其傳神之處則怎樣也無法翻譯過來!

當新年的時候,在過去幾乎家家戶戶門口都掛有如意吉祥的春聯,如:「天增歲月人增壽,春滿乾坤福滿門」等,都是十分老套的春聯。

早年,利舞台開業時的一副對聯,是由當年皇仁書院中文教師李精一所撰,是當日利舞台舉辦對聯比賽的冠軍,該聯是鶴頂格,即將利舞兩字作對頭,該聯是:「利擅東南萬國衣冠臨勝地」,下聯是:「舞徵韶護滿台簫管奏鈞天」,確是佳作,據知利舞台雖已拆卸重建,但該聯仍在。

對聯除了工整正規的以外,亦有如打油詩等遊戲或帶點蠱惑之作。

一個有關對聯的笑話是,話說有一位文武兼備的武術大師,極愛好對聯,有一天早上他收一位徒弟,徒弟在行跪地磕頭禮時,他老人家詩興大發,即時出一對聯給在磕頭的弟子對。他出的上聯是:「今朝弟子頭磕地」,不料他的弟子也是箇中好手,即時對曰:「昨夜師母腳朝天」,立即引來觀禮者哄堂大笑,只是坐在武師旁邊的師母面紅和尷尬不已,至於這位師傅後來有沒有收這位頑皮弟子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至於在香港文壇,精於對聯者大有人在,但最爲人推崇的,當非楊瑞生莫屬,文壇圈中人都稱他爲「聯王」。

早年有一次我與他同在一飯局,他即時用我的名字作爲鶴頂格撰了一副對聯送給我,我一直好好的珍藏着。該聯上聯是「君恩特厚知天命」,下聯是「澤惠悠長擅紫微」。楊瑞生爲人瀟灑,才氣滿溢,文思敏捷,對聯之快,在香港應無人能出其右。

另外,中文大學的何文匯博士也是對聯的高手,多年前他爲沙田公園撰了兩副對聯,並邀家兄楊善深書寫,刻在石碑上,其一掛放在公園的入口處,另一掛放在南園,都工整而景色俱備。

掛在公園入口的一副對聯,上聯「一水東流,兩岸都成新市鎮」,下聯是「衆山環抱,四時猶帶舊風情」。而掛在南園的對聯更精彩,上聯「飛泉寒浸日」,下聯是「垂柳淨生塵」。簡簡單單的十個字,整個公園的景色都在其中,難得之佳作也。



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,不妨到沙田公園去看看何文匯博士的對聯及家兄楊善深的書法,可增遊興也!

對聯有莊諧
2017.10.30
紫微楊

日前提到打油詩遊戲之作,其實中國文學,除了詩詞外,還有對聯。而對聯是中國文學獨有的一科,外文如英文等不可能有,亦不能翻譯,最多是譯其意,而其傳神之處則怎樣也無法翻譯過來!

當新年的時候,在過去幾乎家家戶戶門口都掛有如意吉祥的春聯,如:「天增歲月人增壽,春滿乾坤福滿門」等,都是十分老套的春聯。

早年,利舞台開業時的一副對聯,是由當年皇仁書院中文教師李精一所撰,是當日利舞台舉辦對聯比賽的冠軍,該聯是鶴頂格,即將利舞兩字作對頭,該聯是:「利擅東南萬國衣冠臨勝地」,下聯是:「舞徵韶護滿台簫管奏鈞天」,確是佳作,據知利舞台雖已拆卸重建,但該聯仍在。

對聯除了工整正規的以外,亦有如打油詩等遊戲或帶點蠱惑之作。

一個有關對聯的笑話是,話說有一位文武兼備的武術大師,極愛好對聯,有一天早上他收一位徒弟,徒弟在行跪地磕頭禮時,他老人家詩興大發,即時出一對聯給在磕頭的弟子對。他出的上聯是:「今朝弟子頭磕地」,不料他的弟子也是箇中好手,即時對曰:「昨夜師母腳朝天」,立即引來觀禮者哄堂大笑,只是坐在武師旁邊的師母面紅和尷尬不已,至於這位師傅後來有沒有收這位頑皮弟子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至於在香港文壇,精於對聯者大有人在,但最爲人推崇的,當非楊瑞生莫屬,文壇圈中人都稱他爲「聯王」。

早年有一次我與他同在一飯局,他即時用我的名字作爲鶴頂格撰了一副對聯送給我,我一直好好的珍藏着。該聯上聯是「君恩特厚知天命」,下聯是「澤惠悠長擅紫微」。楊瑞生爲人瀟灑,才氣滿溢,文思敏捷,對聯之快,在香港應無人能出其右。

另外,中文大學的何文匯博士也是對聯的高手,多年前他爲沙田公園撰了兩副對聯,並邀家兄楊善深書寫,刻在石碑上,其一掛放在公園的入口處,另一掛放在南園,都工整而景色俱備。

掛在公園入口的一副對聯,上聯「一水東流,兩岸都成新市鎮」,下聯是「衆山環抱,四時猶帶舊風情」。而掛在南園的對聯更精彩,上聯「飛泉寒浸日」,下聯是「垂柳淨生塵」。簡簡單單的十個字,整個公園的景色都在其中,難得之佳作也。



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,不妨到沙田公園去看看何文匯博士的對聯及家兄楊善深的書法,可增遊興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