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油詩憶舊

打油詩憶舊
2017.10.11
紫微楊

日前與幾位老報人飯聚,大家都是退休多年,且當年大家都寫過專欄及散文等在報章上刊登,其中一位老報人對我說:「你過去寫的專欄讀者不少,但現在每天叫你在報章寫專欄,你可能嫌辛苦,你現在有FACEBOOK,人數亦多至三萬七千餘人,你何不偶爾興到在那裏發表一些你的文章,似專欄之類,會吸引更多讀者也」。

我想想也是,接着我們談到五六十年代寫稿人的生活艱辛,那時候一般小報的稿費每千字五元,較有規模的報章是每千字十元,而有名氣的作家,則最多可能是每千字二十元。

記得當年五、六十年代的時候,香港和九龍頗多小舞廳,規模很小,只是近似現時中型房屋的一個單位,約數百尺左右。但卻有許多文人雅士喜歡去的,以其收費不貴,絕不是黃色鹹格的舞廳,是真正跳舞的。而在那裏上班的女子,每多是兼職及不賣身的,有些甚至不甚懂跳舞的,只是陪客人談笑而已,當然,偶爾有一些鹹格舞廳存在亦屬難免。

記得當年有一位家庭富有的年輕作家很喜歡去那種場所,於是有好事的報人寫了一首打油詩挖苦他,該詩我還記得。

「五蚊無稿十蚊長,廿元一頁好文章,縱然寫盡三千字,不及姑爺舞一場。」

是說五元一千字他就不寫,十元一千字就寫長一點,如果出到廿元一頁,那就是他的精心傑作,好文章也。不過縱然寫盡三千字,也不夠他去跳一場舞。

而已故名作家宋玉,也有一首打油詩形容該類舞廳的,並由此而知那時去那些場所兼職女子不一定懂得跳舞。

我只記得其中一段是「門半掩,但聞蓬拆;攬纖腰,叫句先生我唔多識。」亦妙也。

有喜研紫微斗數的朋友問我,打油詩寫的是文昌化科還是文曲化科。但我認爲兩者都不是,打油詩雖是遊戲之作,但也須要有點文學根基才能寫得好,這卻是事實。文昌主正文才,文曲主文學上的雜藝,包括醫卜星相等,化科都主其作品能爲後世傳誦。

我有一位已故的朋友,生活本來十分優遊,如沒記錯,他的星盤是文昌文曲拱照,但無化科。文學根基是有的,但非特別出色。

他是太陰化祿在戌宮守命,天機化科守財帛宮,昌曲入命拱照,巨門化忌守福德宮,是故打油詩雖屬遊戲之作,但很多時每因挖苦或諷刺人而帶來是非,及甚至因此而遭人怨恨及出賣。都因嬉笑怒罵的文章而惹禍。

此亦巨門化忌守福德宮所致。

打油詩憶舊
2017.10.11
紫微楊

日前與幾位老報人飯聚,大家都是退休多年,且當年大家都寫過專欄及散文等在報章上刊登,其中一位老報人對我說:「你過去寫的專欄讀者不少,但現在每天叫你在報章寫專欄,你可能嫌辛苦,你現在有FACEBOOK,人數亦多至三萬七千餘人,你何不偶爾興到在那裏發表一些你的文章,似專欄之類,會吸引更多讀者也」。

我想想也是,接着我們談到五六十年代寫稿人的生活艱辛,那時候一般小報的稿費每千字五元,較有規模的報章是每千字十元,而有名氣的作家,則最多可能是每千字二十元。

記得當年五、六十年代的時候,香港和九龍頗多小舞廳,規模很小,只是近似現時中型房屋的一個單位,約數百尺左右。但卻有許多文人雅士喜歡去的,以其收費不貴,絕不是黃色鹹格的舞廳,是真正跳舞的。而在那裏上班的女子,每多是兼職及不賣身的,有些甚至不甚懂跳舞的,只是陪客人談笑而已,當然,偶爾有一些鹹格舞廳存在亦屬難免。

記得當年有一位家庭富有的年輕作家很喜歡去那種場所,於是有好事的報人寫了一首打油詩挖苦他,該詩我還記得。

「五蚊無稿十蚊長,廿元一頁好文章,縱然寫盡三千字,不及姑爺舞一場。」

是說五元一千字他就不寫,十元一千字就寫長一點,如果出到廿元一頁,那就是他的精心傑作,好文章也。不過縱然寫盡三千字,也不夠他去跳一場舞。

而已故名作家宋玉,也有一首打油詩形容該類舞廳的,並由此而知那時去那些場所兼職女子不一定懂得跳舞。

我只記得其中一段是「門半掩,但聞蓬拆;攬纖腰,叫句先生我唔多識。」亦妙也。

有喜研紫微斗數的朋友問我,打油詩寫的是文昌化科還是文曲化科。但我認爲兩者都不是,打油詩雖是遊戲之作,但也須要有點文學根基才能寫得好,這卻是事實。文昌主正文才,文曲主文學上的雜藝,包括醫卜星相等,化科都主其作品能爲後世傳誦。

我有一位已故的朋友,生活本來十分優遊,如沒記錯,他的星盤是文昌文曲拱照,但無化科。文學根基是有的,但非特別出色。

他是太陰化祿在戌宮守命,天機化科守財帛宮,昌曲入命拱照,巨門化忌守福德宮,是故打油詩雖屬遊戲之作,但很多時每因挖苦或諷刺人而帶來是非,及甚至因此而遭人怨恨及出賣。都因嬉笑怒罵的文章而惹禍。

此亦巨門化忌守福德宮所致。